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一章 去意已决

  酷暑时分,骄阳悬空。

  天空还蒙蒙微亮,不少苏家外门弟子早已起床,朝着演武场奔去,开始一日复一日的艰苦修行。

  但唯独有一间木屋,房门未开,炊烟未升,显得有几分安静。

  苏阳看着卧床不起的父亲,感觉胸口充斥着滔天怒火,双手紧握,就连指甲划破了掌心,也毫不知觉。

  “阳儿。”

  父亲苏青山睁开了双眼,年近四十的他,头发却已发白,全身都弥漫着虚弱之气,对着苏阳说道:“经过这几天的休息,我感觉好了许多,你今天帮我把草药磨了,至于那擂台战,你就不要去了,免得多生事端。”

  苏阳摇了摇头:“父亲,孩儿去意已决,绝不会更改!”

  深深吸了口气,苏阳说道:“您曾教导过我,男儿生于天地,须能屈能伸,百折不挠,但这件事,我决不能忍,纵使冒着生命危险,我也要讨回一个公道!”

  言语间,苏阳的双眼通红,全身都散发出狰狞气息,宛若一头发怒的野兽。

  两父子是分家之人,三年前,分家崩散,苏青山就带着苏阳投靠苏氏宗族,由于两人地位低下,便分为外门弟子,虽说并无例钱,但总算是有瓦遮头,不用路餐风雨。

  苏阳好武,一入苏氏宗族,终日醉心于修炼,苏青山乃是慈父,他见苏阳如此刻苦,便每日前往后山采集药材,以此辅助苏阳修炼。

  三年来,一日不断,哪怕是刮风下雨,暴雨倾城。

  半个月前,苏青山在后山采到了一株淬体草。

  淬体草,是一品灵材,能够打熬骨骼,对炼体境的武者有极大的帮助,倘若变卖,起码能换五百两银子,足够两父子好吃好喝几年。

  但苏青山并没有这样做,而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,准备给苏青山熬制草汤,让他能够顺利突破,看到那张洋溢着兴奋的笑脸。

  毕竟,他是一位父亲,孩子的笑容,就是他最大的欣慰。

  可就在回家的路上,苏青山遇到了刚从后山历练回来的苏临川和苏玉凝。

  苏玉凝是苏家美女,体态妖娆,而那苏临川正在追求苏玉凝,他看到苏青山手上握着一株淬体草,二话不说,直接抢了过去,说是要给苏玉凝疗伤,并且丢下几两银子,转身离去。

  苏临川是何人?

  他哥哥苏临峰,天赋惊人,修为已达到炼魄之境,在苏家外门之中,都能够排进前二十,是成名已久的青年俊杰。

  而苏临川的天赋也不弱,如今已是炼力境后期,在外门实力算是中游,加上有这么一个哥哥作为靠山,他专行蛮横之事,十分霸道。

  如果是别人遇到这样的事,也只能摇了摇头,怪自己的运气不好,毕竟苏临川凶名在外,如果惹恼了他,说不定还会大打出手。

  但苏青山并未服软。

  这淬体草是他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采集到手的,若是苏阳服下,就能够淬炼体魄,不用每日每夜的苦修。

  为了夺回淬体草,苏青山立刻跟苏临川理论,并且哀求苏临川还回淬体草,岂料,那苏临川看都不看一眼,还出手打断了苏青山的一条手臂。

  当看到父亲倒在地上的那一瞬,苏阳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枉为人子,立刻去宗族讨回公道,可宗族非但不理会,还帮着苏临川说话。

  一番争辩之后,苏阳提出要跟苏临川擂台决斗,一泯恩仇。

  如果苏阳输了,他愿意卖身十年,给苏临川做牛做马,从此甘愿做他的一条狗。

  但如果苏临川输了,他就必须归还淬体草,并且将宗族赐予的天心花,也一并交给苏阳,当做是给苏青山的赔罪礼。

  这天心花是二品灵材,服下之后,可以快速恢复体内的伤势,对苏青山的断骨之伤,也有很好的恢复作用。

  为了父亲能够早日康复,苏阳顾不得这么多了。

  正如他所说的,男儿生于天地,有些事能忍,但有些事,纵使是冒着生命危险,也绝不能忍,如果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打断了手骨,还忍气吞声,这还算什么男子汉!

  感受到苏阳的怒气,苏青山叹息道:“阳儿,是我拖累了你,父亲没用,不能给你好的修炼条件,而现在,还要让你如此冒险,我心中实在难安。”

  “自从母亲死后,父亲就将我养大,吃了多少苦,忍了多少怨,我心里很明白,从今日开始,你身上的担子,我来帮你扛,你身上的苦闷,我来帮你承受,你是父,我为子,你若安好,便是我此生最大的欣慰。”

  苏阳拍了拍胸膛,终于是说出了压抑在心胸多年的话语。

  苏青山微微一愣,疑惑道:“阳儿,自从你上个月在后山昏迷之后,我总感觉你变了,变得自信了很多,说话浑厚有力,充满了斗志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  “我已经是十六之龄,自然也就懂事了,父亲,你也不用太纠结。”苏阳打了个马虎眼,语锋一转,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先去演武场了。”

  说完,苏阳大步走出了房门,挺胸而去。

  同一时间,演武场内。

  苏阳和苏临川决斗一事,早已经是传得沸沸扬扬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只见在演武场内,黑压压的一群人,全都是来看戏的。

  这些弟子大多数是宗族弟子,平日修炼枯燥,今日听到擂台战的消息,也是纷纷赶了过来,准备当做是闲暇无聊的乐子。

  而在人群中央,站立着一名红衣少女,芳龄十六,虽说还是少女之龄,但她的身体发育的很好,体态妖娆,眼眉带魅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  “凝姐姐,这事你怎么看?”

  一名绿衣女子,扯了扯苏玉凝的衣衫,叹息道:“那个苏阳是分家之人,而且修为只有炼力境中期,他如果真的上了擂台,肯定会被苏临川活活打死。”

  武道一途,等级森严。

  哪怕是差了一个境界,实力也会有巨大的差距,更何况,苏临川还有苏临峰每天指导着,实力肯定要远远胜过苏阳。

  如果苏临川真的动了杀念,他要杀苏阳,苏阳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

  “你也会说苏阳是分家之人,一个分家之人,地位还不如杂役,死了就死了,难道会有人在意吗?”

  绿衣少女一愣,却是听到苏玉凝继续说道:“我历练归来,受了点轻伤,那苏青山就应该主动把淬体草给我疗伤,还遮遮掩掩,无视于我,这是他们自作孽。”

  说完,苏玉凝看都不看绿衣少女一眼,静静地凝视着擂台。

  “苏阳和苏临川来了!”

  一道声音传来,旋即人群纷纷朝大门外望去。

  那苏临川今日身穿黑色长袍,身材魁梧的他,抬步行走之间,都散发出倨傲之气。

  相比之下,苏阳就有点不起眼了,一眼扫过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苏临川的身上,根本就忽视了苏阳。

  或许说,人群从一开始,就没有关注过苏阳。

  但苏阳也并未搭理,目光直视前方,抬头挺胸,仿佛除了他之外,所有人,所有事物,都是过眼云烟。

  两人同时登上了擂台。

  苏临川凝目望去,本想看到苏阳跪地求饶的模样,但现在,苏阳却是抬头挺胸,目光中充满了自信,这让苏临川很失望,同时也很恼火。

  “苏阳,一上擂台,生死就两不相干,但你放心,我不会打死你,我会断了你的四肢,让所有人都知道,这就是惹火我苏临川的下场!”

  苏临川叫嚣了一句,用鼻子对着苏阳,擂台战还未开始,仿佛自己就已经取胜了那般。

  “废人就是喜欢说废话。”

  此时,苏阳睁开了眼睛,语气冷漠的说道:“要打快打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”

  苏临川闻言,目光变得无比阴沉,苏阳这个家伙,居然谩骂自己是废物,还说自己浪费他的时间,好大的胆子。

  “看我怎么废了你!”

  话音落下,苏临川踏步而出,瞬间就冲到了苏阳的面前,长剑出鞘,带起一道刺耳的剑鸣之音。

  “好快的一剑,苏临川的实力又增强了。”

  “本来苏阳就没有胜算,还要惹怒苏临川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  人群皆是出声附和,让苏临川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盛,他今天要一剑把苏阳击败,完全展现出他的潇洒之色,以此来讨好苏玉凝。

  “这也算快?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冰冷的字音,从苏阳的口中吐了出来。

  只见他手臂一甩,一道剑光,突然在人群的眼眸中掠过,稍纵即逝,快得不可思议。

  噗嗤!

  利刃撕裂衣袍的声音,缓缓传了出来。

  让人群万万没想到的是,苏阳,他的身体纹丝不动,甚至还保持着出剑的动作,反倒是那苏临川向后退了几步,他的黑色衣袍上,多出了一道刺眼的裂痕,剑痕。

  这一瞬间——

  刚才那些还在起哄的苏家弟子,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,嘴巴张开,想要说话,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喉咙,愣是发不出半点字音。

第一章 去意已决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-/-

返回
加入书架
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返回首页